这家民办大学债台高筑,董事会一家却领千万薪酬丨蓝鲸观察

诸多烦恼之下,中国春来又该如何掸落鸡毛?

撰 文 | 大 饼

2月8日,中国春来发布公告,郝晓晖辞任非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董事长。

郝晓辉刚刚于2020年9月25日上任,任期不足半年。

高层变动的背后,或许是这个“家族企业”巨大不确定性的一个缩影。

“家族企业”

中国春来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家族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春来创办人为侯春来,现在任春来教育的非执行董事和董事长。如今,侯春来似乎已经退居幕后,负责监督企业发展和战略规划。其子侯俊宇担任春来教育的执行董事和行政总裁,目前负责集团的日常运营以及重要决策。

天眼查显示,中国春来控股股东为春来投资有限公司,占股75%,该公司最终控制人为侯俊宇。

股权服务商股加加显示,中国春来的Z指数(指公司第一大股东与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的比值)为100,这表明第一大股东相对其余股东具有较大的权利。

同时,中国春来的CR1指数(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的持股比例)为100%,这表明第一大股东持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表决权,拥有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另外,该公司的H指数(指全部股东因持股比例的不同所表示出来的股权集中还是分散的量化指标)为10000,综合反应了中国春来的股权集中度很高。

《公司法》规定:股东会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中国春来的股权集中度如此高,一方面说明股东层面有明确的决策人,能有效提高经营决策的效率,但另一方面也表明该公司股东相互制约的机制可能不健全,小股东可能因此利益受损或参与度不高带来负面影响。

董事会高额薪酬就是负面影响之一。

一家三口领千万薪酬

去年12月24日,中国春来发布了截止8月31日的2020年度报告。

董事薪酬结构显示,中国春来的创始人侯春来、侯春来的配偶蒋淑琴以及侯春来的儿子侯俊宇在2020年的薪酬数额共计超过千万,占董事总薪酬的92.36%。

当然,高管合计拿到千万薪酬并不算特别离谱,但横向比较,港股民办大学营收规模最大、市值最高的中教控股,其4名执行董事和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在2020财年的合计薪酬也不过780.5万元。

市值第二的希望教育(01765),2019财年,5名薪酬最高的高管合计只有300.7万元,甚至不如侯春来一人拿的薪酬多。

与此同时,中国春来还一度陷入欠薪质疑。

2020年7月,春来教育集团旗下安阳学院被曝存在拖欠兼职教师工资的问题。网友反映,“本来说的是一个月一发的,2月份的工资应该在3月份发,3月份的工资在4月份发,上半学期早已经结束,学校以各种借口,就是不发放工资。跟学校反映,人事处和财务相互推诿。”

随后,安阳学院在回复中称,今年由于情况特殊,兼职教师课时费用核对工作未能及时完成,因而造成部分兼职教师未能及时发放课时费。

一边是侯春来一家人的巨额薪酬,另一边,欠薪问题笼罩着这家机构。两方面对比,颇有“朱门酒肉臭”的讽刺感。

股权集中,董事会发高薪酬也许无可厚非。但中国春来恐怕还远未到发高薪酬的时机。

债台高筑

债台高筑、锐减的现金流以及逐年攀升的负债率,都是笼罩在中国春来上空的阴云。

最近5年,中国春来的流动负债净值飙升,从2018年的1.93亿元,飙升到2019年的9.5亿元,2020年继续飙升,达到13.82亿元。

大幅上涨的流动负债净值已成为中国春来的重大不确定因素。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今年更换过的核数师给出如下判定:“贵集团于2020年8月31日的流动负债净额约为13.82亿元。此状况预示存在重要不确定因素,可能会对贵集团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问。”同样的问题,在去年也被前任核数师判定为重大不明朗因素。

另一方面,中国春来近5年的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2019年甚至达到了近90%,今年虽有所放缓,但仍保持在78.31%的高点上。与之相对的是,其递延收入在近两年断崖式下滑,从2018年3.58亿元,下降到连续两年都仅有0.03亿元。如此大额的减少,如果不是会计计费方式的因素,很可能会为中国春来接下来的营收埋下很大的隐患。

与此同时,中国春来持有的现金表现也并不如人意。今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2.04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4.74亿元,下降超56%

停牌一年

财务问题,已经纠缠了中国春来一年多。2018年9月,中国春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开盘不久即告破发,且教育质量遭质疑。

2019年12月2日,中国春来发布公告指出,因前任核数师发现审核问题及相关补救措施造成延迟刊发2019年年度业绩,申请由2019年12月2日起暂停买卖。

2020年1月,中国春来公布,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提交辞呈,辞任中国春来核数师。

3月,联交所下发中国春来复牌指引,其中包括“对有关问题进行适当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及采取适当的补救措施”等。

直到11月10日,中国春来才发布公告称,已向联交所申请正式复牌。停牌近一年后,复牌首日,中国春来开盘后大跌超20%。

股权高度集中、董事会巨额薪酬、高筑的债台、锐减的现金流以及逐年攀升的负债率……诸多烦恼之下,中国春来该如何掸落鸡毛?


Powered by 十大正规购彩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