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十四五”规划聚焦数字产业,广东、江苏领跑,浙江谋取“数字人民币试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建议)公布,多个省份在近段时间陆续发布了各自关于“十四五”规划的建议。

据时代财经观察,目前北京、上海、浙江、湖北等十多个省份已经公布了相关建议。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不少省份均纷纷布局了数字经济的发展。

11月份公开的“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指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是作为发展现代产业体系的目标之一。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数字经济是“十四五”规划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亮点。

“不仅仅是疫情的原因,实际上全球经济的数字化趋势已经很明显。一方面,当信息化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自然而然地往一定的深度和广度去拓展。另一方面就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例如5G、区块链的出现,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日趋完善。”盘和林在1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在“十四五”期间,数字经济将会有很大的突破,以新基建为代表,在“十四五”期间将实现基本完善。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6.2%,占比同比提升1.4个百分点。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技术团队预测,2020-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年均增速将保持在15%左右,到2025年数字经济规模有望突破80万亿元。

而从目前来看,数字经济在国内的发展呈现出东部地区领头,中西部后起的姿态。根据上述白皮书显示,各地区数字经济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具有较强的正相关性,数字产业化发展与地区产业结构密切相关。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从总量来看,作为信息产业强省的广东、江苏继续引领全国数字产业化发展,2019年数字产业化增加值均超过1.5万亿元。第二梯队则为北京、浙江、上海、四川、福建、湖北、河南、重庆、安徽、陕西,数字产业化增加值均超过1000亿元。

浙江省还在“十四五”规划的建议中明确提出了“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比重达到60%左右”的目标。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五年,浙江省将深入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2.0版”,实施数字经济五年倍增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继深圳、苏州在今年试点数字人民币之后,浙江在其“十四五“规划的建议中也提出了“争取数字人民币试点”的目标。

而另外两个数字经济大省广东以及江苏,尽管目前还没有披露“十四五”规划的建议,但在近段时间,这两个省份在数字经济上的部署也十分频繁。

广东省在11月份发布了《广东省数字经济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显示数字经济的发展将聚焦在新一代移动通信网、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卫星互联网等通信网络基础设施,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基础设施,以及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等算力基础设施。

同月,广东省还印发了《广东省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工作方案》,明确指出要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高地”,到2022年,全省数字经济增加值力争突破6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50%。

而在11月12日,江苏发布了《关于深入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为《意见》)。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池宇表示,数字产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产业,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技术、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支撑。为落实《意见》,江苏正加快研究制定《江苏省数字经济加速行动实施方案(2021-2023)》。

尽管目前已有多个数字经济大省正在相互追赶,但从近年来看,中西部在数字产业上取得的成绩也有目共睹。“像贵州的大数据在近年来是突飞猛进。”但盘和林也表示,中西部在数字经济上还有待完善的地方。

贵州省方面透露,在“十三五”期间,贵州的数字经济增速连续五年全国第一,吸纳就业增速连续两年全国第一,区域创新能力在全国从2015年的第22位上升到2019年的第16位。

“十四五”期间,贵州在大力推动数字产业化上面的雄心壮志也不容小觑,提出将实施数字经济万亿倍增计划。而四川和重庆则聚焦发展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产业集群。

盘和林认为,各省份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同时,还要注重差异化发展。“数字化经济的发展要结合原有的优势产业,结合自己的资源禀赋进行。这样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定的差异,避免同质化。”

但未来各地发展数字经济尚有不少地方需要进一步完善。盘和林认为,一个产业的发展需要法律法规等社会制度的完善,新一代通信技术的进步也将成为影响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与此同时,盘和林更指出,数字经济的发展也要注重新基建与应用场景的匹配度。


Powered by 十大正规购彩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